不觉

霹雳金光双修|补剧中

御魂动图来一波,留着证据给网看,你不在的时候他在东瀛浪的飞起~~~~


1# 千年老妖的闷骚属下,内心os嘴上不敢说出来,木魅你这样会被主公打的。

胧三郎:来,看着我的眼睛,大声说出你的想法来。


2#  那声阿郎带着波浪线般的既视感,狂热粉道末对御魂很有意见。


3#  yooooo……现在御魂有了【憨厚可爱的江宪君】【敬爱的魔王大人】【白夜丸大哥】【正直的上杉龙矢】,目测这个阵营还会再扩充。


4#5#6#  空帝花式歪脑袋教学,一二三走起


7# 胧三郎:我的内心毫无波动,我静静的等着你哭,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_→


8# 成天吐槽别人,雷藏:老子有句……


9# 傲娇式后退,蹬蹬蹬,这个要学一学








总觉得胧三郎对御魂像对自己儿子一样……惊悚的宠溺???


雷藏:胧三郎真是对你念念不忘。【你对人家做什么了】
御魂:我以为他是个博爱的痴汉,没想到他只对我痴。【不不不我是魔世籍,不想在东瀛娶妻生子,爱将,你快过来~我一个人承受不来~你快过来~】
赶路中的网中人:怎么感觉头发变绿了【海上就是这么潮湿,啧。】




〖即将展开的内容是〗↓

『惊!魆妖记演出影帝之争正式开始


『血扇流主爆料胧三郎与御魂笑光辉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喜欢的人想杀喜欢我的人并对我妹有敌意怎么办,在线等,急。』

『当红演员御魂笑光辉爆料自己已入魔世籍,他究竟上了谁的户口本!』

『胧三郎演技应用示范:首先,你得有个僚机』

『百目忍族花园频频遭遇采花贼,凶手究竟是谁』


——————————

雷藏都说心心念念,纠葛不断了,容我站一秒御胧。

盟主的日常懵比(二)


1#2#:这个失败的案例告诉我们,打人不能打脸。

胧三郎:最想踹的人没踹上。

御魂:呵呵呵。




3#4#:多处受伤,最后扛了从天而降的大招才吐血,虽然看着凄惨憋屈,但是实力挺6。

胧三郎:白色秋裤太显眼,我秒秒钟去换成了黑秋裤。



6#:御魂笑光辉:好好打架,别往恁爸怀里靠!当他靠过来的那瞬间,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立花雷藏:看不下去了哼。

人界套路深。

在望月咲将盟主选票投给东剑道的时候,他就知道肯定是御魂笑光辉搞的鬼了。

他没想到御魂会出手。

纵然有风间久护这个后手让结局并不是那么难看,他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虽然我防备着你,可我也给予了我的信任,哪怕只是一部分。

淡淡的焦躁感盘踞在心头,他觉得事情有些超出控制。

处理完手头的事情,他直接去了军师的府邸,并没有见到人。

将出之时,他鬼使神差的转了个弯,去了后面军师的寝所。

依旧没见到人,但他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可能也将是最后一次。

目光掠过室内,出乎意料的干净。没什么能显示出这是处尊居显的联盟军师的房间,在这里,他什么线索也没找到。

回联盟途中巧遇御魂笑光辉,他知道自己先前真是看走眼了。熟悉的语调,熟悉的声音,不熟悉的态度。明明那样年轻,那嚣狂的的姿态,夸张的表现却让人觉得莫名契合。

他就应该是那样。

但现在平等合作还来得及。

而事实很快打醒了他。御魂总是会在他想不到或者认为根本不可能有意外的地方制造变故,时机掐的真准。

又是以他的名义去做了自己不知道的事,这次是换了竹笼众的信物。

情势危急,御魂在一边号召众人围攻他倒是很开心。想引雷藏加入战局失败,他负伤后终是对上了他的军师。

那凌厉的一刀并无半分转圜,直冲他的伤处而来,原来他,从没真正了解过御魂笑光辉。

他的目的,他的过去,他仇恨背后的故事,他为之执着的另一个信念。

计划失败,狼狈离开,这次才是真正的撕破脸了。

只是拖着受伤不轻的身体勉强离开时,他脑子里还是浮现出了一句话:人界套路深。

尤其在军师身上体现的更加明显。

反正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相信这天,不会来得太晚。



盟主的日常懵比(一)




1#2#


御魂:大家快来跟我打前上司啦~他才是坏蛋啦~


胧三郎:懵比ing




3#4#5#

胧三郎:你们这帮小人(哼)




御魂:我飞~我踩~

胧三郎:小兔崽子敢踩我……(好tm沉)还有衣服下摆挡住我视线了魂淡。


6#

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了御魂那声笑里面的幸灾乐祸……盟主啊:糟心






7#8#

御魂——补刀能手。


胧三郎——刀入我身,痛在我心。扎心了笑光辉!



感觉这集的胧三郎:好生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
御魂:balabalabala
胧三郎:给我一点说话的时间
御魂:balabalabala

盟主,麻烦你睁开眼睛再说话系列。


立花雷藏:没有你,我也一样能练成八(芭)雷(蕾)禁决……

胧三郎:你确定你,真的练成了吗?

胧三郎与毒舌狐狸

人间一瞬似梦境,世事兴亡任薄情,奈何转眼如幻影,志遗笑谈闲事定。 

——————-————————————

胧三郎知道自己的眼睛比较小,真的只是比较小而已,他更愿意形容这是“狭长犀利”的双眼。


但是很明显有人跟他意见不同,想起他的军师御魂笑光辉,觉得自己救了个人才的心情背后,总是会伴随着类似于蛋疼的无力感…… 



他已经不想回忆有几次御魂歪着脑袋说着“我以为主公睡着了”——那语气无辜的直让人牙痒痒——这句话之前是御魂会把手里能拿到的东西扔给他,大多数时候是汇报的卷轴,有几次是茶杯,有时是随手拿得到的小玩意儿。


胧三郎只能接下飞来的物品,维持着面上平静无波的表情,端着盟主该有的大度形象稳坐不动,只在内心愤愤【我的眼睛明明还睁着那么大呢啊,不至于让你觉得我睡着了吧!?】 


【再说了用东西来砸我是叫醒主公的正确方式吗!】 


【而且你眼睛也没有大到哪里去啊!】


想完之后又看了一眼御魂,发现因为有了面具的遮挡,反而会更让人去关注那双淡金色的眼睛,至于眼睛大小……算了,还是处理公务好了,多费一会儿时间,他想出门散步的时间就更少了。


至于为什么他不指明这种对主公不敬的行为,因为指明了也没用,御魂会一副可怜的样子拿着扇子遮住脸,用淡淡的委屈埋怨的语气向他诉说自己日常的辛苦,我身为军师还得管理这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不如重新请一个管家为他分忧之类的,说话间尾音轻轻的绕着弯儿,让人听了之后都不忍心说重话——【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指明了也没用,御魂想武力试探他的想法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所以说,他让御魂没有事情不要来找他也是想让心塞的次数少一点。 *** 御魂没少给他惹麻烦,虽然他本人不觉得这是自己造成的。


 性格捉摸不定,态度有时候又很轻佻,却也隐藏着许多秘密,明明心机深沉的很,却热爱用毒舌去荼毒每一个人,比如挑衅立花雷藏——用御魂的话说就是“看疯狗咬人也是场好戏”。


知道他年纪也不大,难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吗?想象了下一堆少年人对他歪着脑袋,嘴角挂着意味不明的微笑打招呼……胧三郎莫名觉得眼前一黑,感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想要指导教育这样的人不是个容易的事,仿佛捡了颗不定时炸弹放在身边,又想锻炼他,又在提防着他什么时候会爆炸。大概再也没有比他更累的领导了……(不,如果你知道魔世修罗国度的第三十三代帝尊,就可以愉快的交流仿佛养了熊孩子一般的心得了。)

 
***

 胧三郎觉得自己有些放任御魂。只有在有公务要处理的时候才想的起来他是主公,而平常言语中一点也不见他有多敬畏自己,就像他说的【口称主公,心里有主公吗】←结果是御魂根本没回答这个问题。


时常让人有被噎的没法接话的时候。他听见了御魂吐槽是不是该对他留心,只在内心默默想着【我已经很留心你了,连你一天挑衅了几次立花雷藏,逗弄了几次江宪龙一都知道】,末了又想到,完了,被御魂这个吐槽话痨带的自己也朝着吐槽话痨向发展了。 


 他与御魂之间是一种微妙的合作关系,互有所需又互相提防,但在最终挑明之前,该给的信任他还是会给。


他告诫御魂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也接下御魂的试探说自己也有和他差不多的故事,听着御魂说自己是在挖坑往里面跳的时候又有些欣慰——为数不多的军师的良心提醒,但你就算这么正经的说了,我还是感受到了你幸灾乐祸想看戏的本质。


而且,说我冷血……我们彼此彼此。 


 他对御魂的擅作主张感到有些恨铁不成钢,这样的人应该有更冷静谨慎的性格,而不是让仇恨凌驾在理智之上,御魂吐槽人人都要保全,唯独他可爱的军师不需要保全的时候,他真的一时间没法回答,所以真是在转移话题,不过最后的结果显然御魂接受了,这一场夹杂着试探的局又画上了句号,和御魂打交道,越来越让他觉得像是在给一只危险的狐狸顺毛…… 


显然御魂是个极其记仇的主,这么久没有直接见面,围观剑无极和立花雷藏的战斗时还是相当顺手的就将飞来的剑气挡给了自己,他只能目不斜视的抬手化解,同时在内心叹了口气【我没睡着谢谢……】,余光看见御魂依旧稳坐不动,想了想,觉得经过这段日子的历练,军师真是可堪大任,那么一些联盟日常事务给他处理肯定没问题…… 


所以御魂大人,你要忙的事情更多了。 



——————————
@易游间 此处需要你的动图
御魂:【日常谋害dalao】
胧三郎:【我没睡着谢谢……】


dalao的动图来了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