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

霹雳金光双修|补剧中

胧三郎与毒舌狐狸

人间一瞬似梦境,世事兴亡任薄情,奈何转眼如幻影,志遗笑谈闲事定。 

——————-————————————

胧三郎知道自己的眼睛比较小,真的只是比较小而已,他更愿意形容这是“狭长犀利”的双眼。


但是很明显有人跟他意见不同,想起他的军师御魂笑光辉,觉得自己救了个人才的心情背后,总是会伴随着类似于蛋疼的无力感…… 



他已经不想回忆有几次御魂歪着脑袋说着“我以为主公睡着了”——那语气无辜的直让人牙痒痒——这句话之前是御魂会把手里能拿到的东西扔给他,大多数时候是汇报的卷轴,有几次是茶杯,有时是随手拿得到的小玩意儿。


胧三郎只能接下飞来的物品,维持着面上平静无波的表情,端着盟主该有的大度形象稳坐不动,只在内心愤愤【我的眼睛明明还睁着那么大呢啊,不至于让你觉得我睡着了吧!?】 


【再说了用东西来砸我是叫醒主公的正确方式吗!】 


【而且你眼睛也没有大到哪里去啊!】


想完之后又看了一眼御魂,发现因为有了面具的遮挡,反而会更让人去关注那双淡金色的眼睛,至于眼睛大小……算了,还是处理公务好了,多费一会儿时间,他想出门散步的时间就更少了。


至于为什么他不指明这种对主公不敬的行为,因为指明了也没用,御魂会一副可怜的样子拿着扇子遮住脸,用淡淡的委屈埋怨的语气向他诉说自己日常的辛苦,我身为军师还得管理这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不如重新请一个管家为他分忧之类的,说话间尾音轻轻的绕着弯儿,让人听了之后都不忍心说重话——【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指明了也没用,御魂想武力试探他的想法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所以说,他让御魂没有事情不要来找他也是想让心塞的次数少一点。 *** 御魂没少给他惹麻烦,虽然他本人不觉得这是自己造成的。


 性格捉摸不定,态度有时候又很轻佻,却也隐藏着许多秘密,明明心机深沉的很,却热爱用毒舌去荼毒每一个人,比如挑衅立花雷藏——用御魂的话说就是“看疯狗咬人也是场好戏”。


知道他年纪也不大,难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吗?想象了下一堆少年人对他歪着脑袋,嘴角挂着意味不明的微笑打招呼……胧三郎莫名觉得眼前一黑,感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想要指导教育这样的人不是个容易的事,仿佛捡了颗不定时炸弹放在身边,又想锻炼他,又在提防着他什么时候会爆炸。大概再也没有比他更累的领导了……(不,如果你知道魔世修罗国度的第三十三代帝尊,就可以愉快的交流仿佛养了熊孩子一般的心得了。)

 
***

 胧三郎觉得自己有些放任御魂。只有在有公务要处理的时候才想的起来他是主公,而平常言语中一点也不见他有多敬畏自己,就像他说的【口称主公,心里有主公吗】←结果是御魂根本没回答这个问题。


时常让人有被噎的没法接话的时候。他听见了御魂吐槽是不是该对他留心,只在内心默默想着【我已经很留心你了,连你一天挑衅了几次立花雷藏,逗弄了几次江宪龙一都知道】,末了又想到,完了,被御魂这个吐槽话痨带的自己也朝着吐槽话痨向发展了。 


 他与御魂之间是一种微妙的合作关系,互有所需又互相提防,但在最终挑明之前,该给的信任他还是会给。


他告诫御魂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也接下御魂的试探说自己也有和他差不多的故事,听着御魂说自己是在挖坑往里面跳的时候又有些欣慰——为数不多的军师的良心提醒,但你就算这么正经的说了,我还是感受到了你幸灾乐祸想看戏的本质。


而且,说我冷血……我们彼此彼此。 


 他对御魂的擅作主张感到有些恨铁不成钢,这样的人应该有更冷静谨慎的性格,而不是让仇恨凌驾在理智之上,御魂吐槽人人都要保全,唯独他可爱的军师不需要保全的时候,他真的一时间没法回答,所以真是在转移话题,不过最后的结果显然御魂接受了,这一场夹杂着试探的局又画上了句号,和御魂打交道,越来越让他觉得像是在给一只危险的狐狸顺毛…… 


显然御魂是个极其记仇的主,这么久没有直接见面,围观剑无极和立花雷藏的战斗时还是相当顺手的就将飞来的剑气挡给了自己,他只能目不斜视的抬手化解,同时在内心叹了口气【我没睡着谢谢……】,余光看见御魂依旧稳坐不动,想了想,觉得经过这段日子的历练,军师真是可堪大任,那么一些联盟日常事务给他处理肯定没问题…… 


所以御魂大人,你要忙的事情更多了。 



——————————
@易游间 此处需要你的动图
御魂:【日常谋害dalao】
胧三郎:【我没睡着谢谢……】


dalao的动图来了666



评论(8)

热度(40)